微小說《玉田》

2020-11-23 09:08:23  編輯:東風  來源:  [打印]  瀏覽次數:0   我要評論(0)

微小說《玉田》

作者:閑云野鶴

泱泱華夏幽燕東,聚民成邑是無終,背山面水土脈豐隆,魚肥稻香富庶農工,無終古國陽伯雍,助人行善最真誠,種石得玉傳千古,從此玉田代無終。

內容簡介

為了逃避戰亂和饑荒,洛陽人士陽伯雍隨父母北遷在燕山余脈的無終落腳,幾年后父母雙亡,陽伯雍葬父母于麻山腳下,并在父母墳旁搭窩棚守靈,陽伯雍的孝道感動上蒼,從墳瑩中流出一股山泉,清徹甘甜,陽伯雍在此守孝不用再走幾里路去取水了,同時,陽伯雍把甘甜的泉水送到大路旁,供路人飲用,打了糧食又舍粥,讓逃荒的人能夠吃上一口,不至于餓死在路上,吃粥的人也送給陽伯雍一些菜籽等物以示感謝。陽伯雍不但舍粥供路人食用,還給過路的行人縫衣補鞋,他的孝道與善良感動神仙,麻山神得知后,扮路人吃粥,得到證實后便送與石子,陽伯雍種石得玉。陽伯雍的事跡驚動朝廷,在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,公元696年,改無終為玉田,九百多年后,玉田兩任知縣立碑,紀念這位古人陽伯雍……

悠揚的晨鐘當當的響著,這鐘聲便是由無終古城中傳來的。

薄薄晨霧籠罩著無終古城,城門上懸掛著“無終城”三個大字。

距無終城北不遠處有一座寺廟,這座寺廟名曰麻山寺。

走進寺廟,只見廟內香煙繚繞,煞是莊嚴肅穆,廟門上“麻山寺”幾個字蒼勁有力,寺內香火正旺,香爐前正有一人扣拜燒香,他將香火播于香爐之內,拜完轉身出寺,這個人正是陽伯雍,其他上香之人出出進進,很熱鬧,陽伯雍正要跨出廟門的時候,迎面走來一位俊俏女子,后邊跟從兩位丫鬟,二人四目相視,含蓄的走開了,陽伯雍便與丫鬟搭訕,說道:“你家小姐今天怎么也來上香了?”丫鬟哼了一聲走開了,另一丫鬟笑嘻嘻的說聲:“你呀,少管閑事!”陽伯雍悶悶不樂低著頭出了寺廟。

出廟門不遠,有一婦人進廟,小孩子在后哭喊跑著追媽媽,突然跌倒,陽伯雍上前扶起,彈去身上土,拍拍小孩肩膀,輕輕說了聲:“你是餓得吧,要小心啊,”小孩有氣無力的說:“是,我餓,”陽伯雍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米面餅子給小孩,小孩當即就吃了起來,陽伯雍笑了笑,便沿著山路回家。在路上又有一母子,母親柱著拐杖,手里拿著一個瓢,穿的破衣爛衫,小孩子牽著媽媽的衣角,見到陽伯雍彎腰說道:“行行好吧!”陽伯雍再次把懷中僅有的一個玉米餅掏出來放在老婦人瓢里,小孩扣頭,母親至謝。

陽伯雍懷著沉重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毛草屋——麻山腳下的一個小草房子,破舊不堪,灶臺、土炕、毛油燈,土墻上掛著幾個玉米棒,陽伯雍順手拿下一嘟嚕,放在簸箕里,邊搓邊自言自語道:“大旱年頭真是度日如年呢,還好我的一畝田地還能長上石八的。”正說著,屋外來了一個中年婦人,穿的破衣爛衫,這個婦人是王氏,住在陽伯雍的附近,陽伯雍稱其為嫂子,此人為人善良,丈夫姓楊。

離著還遠就大聲說道:“大兄弟在家吧?”

陽伯雍趕忙回應:“在家,嫂子有事嗎?”

“大兄弟,聽說了吧,東頭楊老三家的孩子又餓死了!”

“咳,這年頭,真沒辦法,天不下雨。”

“真是作孽呀!”

“早晨我去上香了,求神靈保佑我們。”

“可不是嗎,我也天天在燒香,”

“咳!”

“大兄弟,你的地里還可以長點莊稼,”

“還湊合吧!嫂子,一會兒你拿點給孩子做點吃的吧!”

“哎呀,我家孩子吃了別人家的孩子不是還餓著嗎!”

 “真是沒辦法,嫂子,我求你點事 ”

“哎呀,有話就說吧,要是說媳婦我這就去!”

“不是說媳婦,說了媳婦誰養的起呀!”

“大兄弟,徐家大小姐不是還沒有過門嗎?”

“別提了!”

“你不是早就看上她了嗎?”

“看上又有什么用?”

“她可是也看上你了,”

“別說這個事了,”

“一家有女千家問,我們提親就不行啊!呆會兒,我和你去徐府提親!我就不信他徐家小姐想嫁給皇帝老子不成!”

“嫂子,咱娶不起大家主的閨女呀,”

“別急,好人總有好報,”

“嫂子,我求你讓我大哥過來,幫我推碾子,”

“可以,我也求你點事,”

“什么事,只要嫂子說話,我沒說的,”

“好!咱們一言為定,”

“一言為定!”

“你大哥傍晚給你推碾子,一會兒你和我走!”

陽伯雍心里也納悶,我求你點事,你還得找回去呀,便問道:“去哪?”

“不用管,一言為定嗎!去換件衣服。”

“哪兒有衣服啊,走吧!”

話說完,王氏拉著陽伯雍走出了家門,直奔右北平郡走去。

右北平距麻山大約二十里有余,有一徐姓大戶人家,尊稱徐員外,徐員外有一俊俏女兒名叫徐麗媛,有詩為證:賢慧聰明品性端,柳眉杏眼美容顏,提起她來都夸贊,九天仙女下凡間。遠處望去只見青堂瓦舍,富裕門戶,合瓦門樓,富麗大方,門前一對石獅,旁邊有一上馬石,大門緊閉,王氏領著陽伯雍來到門前。陽伯雍明白了,嫂子是幫我提親來了,可是,這匆匆忙忙的跑來,有些莽撞,也沒帶禮品,咳,哪有禮品啊,便忙說:“嫂子,別惹事了,咱們回去吧!”

“不是說好了嗎!成與不成咱試試嗎!”

邊說邊走,來到門前,王氏去敲門,手拿門吊環輕輕拍了兩下,更夫在里邊回話:“是小姐回來了吧!”

王氏在門外說:“我們是無終的。”

大門打開,出來一更夫,問道:“你們來干什么?”

“我們是來提親的!”

更夫看了看王氏,又看了看陽伯雍,氣憤的說道:“晌不晌,夜不夜的,說提親就提親呢!你是什么人?”更夫隨手把大門關上。王氏上前,繼續敲門,陽伯雍在后邊勸說也無濟于事,好像非要弄出個結果不可,一會兒大門又打開了,更夫出來怒吼道:“敲什么,就憑你們也敢來徐府提親,真是瘋子,走開,不走我就要放狗咬你們啦。”

正說著,徐員外手拿紙扇出來,說道:“慢著,要娶我家小姐不難,有碧玉做聘禮即可,否則,癡心妄想!”

說著轉頭回府,大門咣當一聲緊緊閉上,叔嫂倆面面相覷,心想,碧玉,我們連飯都吃不起了,那有什么碧玉呀!王氏這時對著陽伯雍說道:“大兄弟,咱回家吧,種地買玉說媳婦!”

陽伯雍心想,種地可以買玉?死了心吧。他和王氏垂頭喪氣的回家了。

月色蒙朧,有兩個人在推石碾,在前邊推的是嫂子王氏的丈夫,陽伯雍在后邊一邊推,一邊掃,石碾發出干巴巴的聲響,正在推的時候,前邊的人突然倒下,陽伯雍急忙上前道:“ 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陽伯雍扶起楊兄坐在碾好的玉米面簸箕旁,“來,歇一會兒,喝點水吧。”楊兄慢慢的說道:“沒事,一會兒就好了,”

“大哥,你歇會兒,我先干,明天有粥吃就好了,”

“是呀,這糧食可是救命的”。

楊兄抓起一把玉米面,顫抖著手面對蒼天發問:“蒼天,快救救我們吧!”

星光滿天,每個星星都眨著眼,好像在訴說著人們的苦難,更好像是期盼著人們早日脫離苦海;正是好日子怕天短,苦日子愁夜長啊。

公雞在叫,東方發白,又一天開始了,陽伯雍家炊煙裊裊,熱氣騰騰,陽伯雍正在往一口缸里倒粥,屋子南邊的小樹上掛一牌,上面寫著“舍粥”二字,陽伯雍高喊道“喝粥了,大家都來喝粥啊,”陽伯雍的聲音回蕩在小山村里,這聲音是窮人的喜訊啊!是救命的呼喊,是善良的呼喚!

首先來的是一個破衣爛衫的男人,上前問道:“老大(鄉間對陽伯雍的稱呼),這倆字念啥?”

陽伯雍說道:“念舍粥,”那人又問道:“這粥白喝呀?”陽伯雍順口答道:“就是白喝!”

“喝了就走啊?”

“是啊,喝了你就該干啥干啥去吧。”

說話間又來一人,道:“你有多少糧食讓我們吃啊?”

陽伯雍看著粥缸繼續和那個人說:“還有點,吃到啥時就算到啥時候吧。”

接著,又有一老頭過來,肩扛扁擔,手里提著一小布袋,陽伯雍給他盛了一碗粥,老頭坐在一石頭上,一會兒就吃光了,提著小布袋過來,道:“好心呢!好心!”

陽伯雍道:“也就是讓大伙墊吧墊吧肚子的事,不必掛齒,”

說著老頭從布袋里拿出來點東西:“小伙子,我這有點菜籽,聽說你種地種的好,留給你吧!”陽伯雍驚喜的說道:“謝謝大伯,我一定把菜種好!”

老頭說道:“不用謝,我還要謝你呢!”

接著陸續有人來,有擔擔的、有背筐的、有大人、有小孩、有男有女,陽伯雍邊給大伙分粥,邊說:“一人一碗啊,后邊還有人來,都喝點,”

喝粥的人都很高興,小孩喝完還要舔舔碗,恐怕有飯渣剩下,場面熱鬧,陽伯雍從內心里高興,笑著,看著大家吃的高興,心想,明天還要多熬一些粥,讓更多的人都能喝上我的粥。

    短短幾天的時間,陽伯雍舍粥的事在三里五村傳開了,吃不起飯的人隔三差五的來到陽伯雍的舍粥草屋吃粥,路人也在熟人的指引下來喝粥,每天早晨都是熱鬧非凡,就這樣,陽伯雍舍粥的事傳遍了無終城,也引起了一些人的議論,但陽伯雍一如既往,舍粥一直在堅持。

陽伯雍舍粥已有大半年的時間了,這一天太陽懶洋洋的從東方升起,炊煙又起,晨霧迷漫,陽伯雍又開始了一天的忙活,先是抱柴、燒火、做飯,將熬好的粥倒進缸里,喝粥之人陸續而來,陽伯雍將盛好的粥分別分給前來喝粥之人,時常可間歇一會兒,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過去,喝粥之人陸續離開。陽伯雍手搭涼棚遠眺,看無人來,把剩下的粥底盛了出來,今天喝粥的人還不少,剩下的還不到一碗,陽伯雍雙手端起想一口喝下去,碗到嘴邊,卻聽到遠外有人來,來者頭戴破沿涼帽,身穿破舊長衫,腳踩一雙趿拉板兒,左手柱著拐杖,右手拿一細腰葫蘆,此人正是麻山神人,在觀察陽伯雍舍粥之后,妝成凡人,麻山神人前來查看舍粥之人陽伯雍是否誠實,是否真心舍粥,善心是否長久。麻山神人來到跟前,陽伯雍忙說道:“哎呀,不巧,粥不多了,還有一點,”

麻山神人:“就這么一點了?”

“老伯,你先喝了吧,”

“這怎么能夠我喝呢?”

“你老先喝了,墊一墊吧,”

“那你吃什么?”

“我的身體好,餓一頓半頓的沒關系!”

麻山神人接過半碗粥,又和陽伯雍要了一個碗,倒了一半,說道:“來吧,夠咱倆喝的了!”

麻山神人把粥分盛了兩個碗里,二人喝起粥來,麻山神人邊喝邊點頭,連說好喝好喝。麻山神人喝了幾口放下碗道:“小伙子,今年多大啦?”

陽伯雍隨后答道:“今年二十五歲,屬狗的,”

“有媳婦了嗎?”

“ 還沒有呢,”

“哦,”

“你還有多少糧食呀?”

“可以對付到八月十五吧,”

“小伙子,每天少放一把,可以多喝半月呀,”

“是呀,這年頭,救人要緊。”

二人邊聊邊喝,麻山神人喝了一口又問道:“到你這兒喝粥的都是什么人呢?”

“ 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南來北往,路過的,逃荒的,”“ 哦,都是些逃難之人,”

麻山神人喝了一口放下碗說道:“哎,小伙子,我的腳崴了,走起路來不方便,只能在你這里喝粥了。” 

“好哇,我這正好缺個說話的呢。”

兩人說的正歡,但也不忘干活,陽伯雍忙里忙外的刷缸刷洗碗,麻山神人也幫著抱柴收拾雜物等。

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著。有一天,正是早晨舍粥之時,來了一對母女,老婦人身體虛弱,在女孩的攙扶下來到了粥屋,陽伯雍趕緊盛了一碗粥遞給了老婦人,“大娘你喝一碗吧!”“謝謝小伙子!”

陽伯雍又盛了一碗遞給了女孩:“你也喝點吧,”

老婦人隨口說道:“她就別喝了,她身體比我好。”

小姑娘把粥碗推給了陽伯雍,說道:“我不餓。”

陽伯雍打量了一下小姑娘,看見她的鞋子壞了,便道:“小妹妹,你的鞋子壞了,脫下來我給你縫縫吧!”

老婦人忙搶話說道:“你真是好人,脫下來,讓大哥哥給你縫縫吧。”

陽伯雍拿起針線給小姑娘縫補起鞋子來,老婦人在喝粥,喝完起身,有些不便,小姑娘上前攙扶,陽伯雍縫好鞋子,說道: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“小妹妹,鞋子縫好,穿上吧!”

小姑娘雙手作揖道:“謝謝大哥哥!”

老婦人伸手牽著小姑娘,說:

“我們走了,”

陽伯雍忙說道:“你們娘倆慢走啊!”

轉過身陽伯雍盛上一碗稀粥面向麻山神人說道:

“該你老喝粥了,”

麻山神人接過粥碗喝一口,說道:“好喝,”

“好喝呀,再來一碗吧,”

麻山神人說道:“不來了,喝一碗就餓不死了,小伙子,你怎么不問問都是哪里的呢?”

陽伯雍隨意答道:“不用問,都是苦難之人嗎,吃完就都走了。”

陽伯雍和麻山神人聊的挺開心,麻山神人便接著說:“小伙子,我看你的針線活還不錯,”

“不錯什么呀,好點兒連一連就比不縫好的多呀,”

“每天都有縫鞋子的?”

“光著腳的多,”

“穿鞋的幾乎都要縫補的,”

“是嗎!你都認識嗎?”

“三里五屯的認識,不認識的更多,”

“ 他們經常來喝嗎?”

“不是的,喝兩次的就不多,都是些逃荒路過的人,”

“ 你怎么不問問他們都是哪里的?日后也許……”

麻山神人好像在啟發陽伯雍日后回報,陽伯雍打斷了麻山神人的話,說道:“老伯,我不圖日后有報,我想,天下苦難之人是一家,只有你幫我,我幫他,才能一起逃過劫難啊。”

麻山神人聽后哈哈大笑,說:“你真是個好人啊!”

“哎,小伙子,喝粥的有沒有右北平的人呢?”

“ 這個……我沒有問過”

“ 問問嗎,徐員外如果也要喝粥就好了!”

陽伯雍聽著話里有話,便說道:“老伯又開玩笑了,人家哪能喝我的稀粥呀,”

“咳,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呀,你也有翻身之日嗎,”

陽伯雍誠懇的說道:“我不求別的,只求能夠早點下場透雨,窮人都有飯吃就行了。”

麻山神人若有所思,看看天,再看看大地,興致的笑道:

“哈哈,離下雨的日子不遠了。”

麻山神人在陽伯雍這里喝粥已是好長時間了,他也不說走,陽伯雍也不嫌棄他,就這樣相安無事的做粥、喝粥。

又是一天雄雞高叫,又是一天起的早,陽伯雍如往常,燒火做飯,麻山神人出來,打了個哈欠,伸伸懶腰,看看天氣,說道:      

“小伙子,別做那么多的粥了,今天不會有更多的人來喝粥了。”  

 陽伯雍感覺有點奇怪,忙問:“為啥?”

“那為啥呀,你的糧食都讓我吃了,喝粥的人也不會難為你了。”

陽伯雍以為是什么事呢,原來是麻山神人在開玩笑,就說:

“就為這個呀?”

“可不是嗎?”

正說話間,有個一拐一瘸的人走上山來,這個人正是土地神裝扮而來,走過來便開始搭訕,“ 要飯,要飯,我好長時間沒吃飯了!”

陽伯雍一看有人來了,就和麻山神人說:“大伯,你看,來人了吧!”

麻山神人不慌不忙的說道:“那我們就熬粥吧!”

陽伯雍和麻山神一起抱柴燒火熬粥,大約半個時辰粥就熬好了,先給土地神盛了一碗,說道:“老伯,你先喝吧!”土地神笑呵呵的說道:“哈哈,我不忙,還是等過路的人吃完我和你們倆一起喝粥,”

麻山神人說道:“好啊,等等咱們仨一起喝粥!”

大約有一個時辰的功夫,喝粥的人都走了,陽伯雍收拾了一下石桌,端出三碗粥,二位神人面帶微笑,陽伯雍把盛好了的粥放在石桌上,冒著熱氣。看著熱氣騰騰的粥,土地神說話了:

“你們倆不吃我可餓了,”

陽伯雍沒說話,麻山神人說道:“哎,你著什么急,咱們仨一起吃,”

陽伯雍說道:“讓他老先吃吧,我一會兒再吃,”

麻山神人道:“一起等嗎?”

土地神說:“沒人來了,”

土地神端起便喝,邊喝粥邊問麻山神:“你是不是總在這兒喝粥啊?”

麻山神人說道:“啊,我是走不了才留下的。”

土地神說道:“啊,你吃很長時間了吧,”

麻山神人沒理他,土地神轉過身來看看陽伯雍,問道:“你叫啥?”

麻山神人搶先回答道:“他叫陽伯雍,”

陽伯雍回頭說道:“大伯,咱們吃吧,今天真的不會再有人來了,”

麻山神人也說道:“ 吃吧,”

三人圍坐在石桌旁邊喝粥邊說話,土地神說:“你都吃了好長時間了,該走了,再不走,陽伯雍可就沒有糧食給那些窮人吃了,”

麻山神人說道:“是的,窮人太多了,”

陽伯雍似乎聽出點什么,便說:“沒事沒事,多住幾日吧,我會種地,”

土地神說道:“會種地可老天不下雨你也沒法種啊,”

麻山神人說道:“就是啊,”

陽伯雍說道:“現在不下雨,不會總不下雨吧,老天總會給窮人點活路啊,”

土地神說道:“小伙子說得對呀,總會下雨的,”

麻山神人說道:“你把種子留好了嗎?”

陽伯雍回答道:“留好了,你們倆就等著給我種地吧!”

二位神人異口同聲的說道:“好啊,好啊!”

三位聊的正熱鬧開心,麻山神人說道:“我吃你的粥多日了,也給你點種子吧,”

陽伯雍驚詫地看看他說道:“你哪來的種子?”

麻山神人是誰呀,是神仙哪,麻山神人從自己的細腰葫蘆里倒出了十來粒石子,攥在手心,走到陽伯雍面前,張開手心,石子閃光,陽伯雍看看石子說:“老伯,石子能種要你的干啥,我這里有的是啊!”

麻山神說道:“傻小子,你的不能發芽,我的才可以生長啊,”

麻山神的一席話,把陽伯雍說的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啊,心想,你們這兩個老頭是在戲弄我吧,騙吃騙喝的,看我沒糧食了,就要走人了,走就走吧,我也不說什么,陽伯雍的思緒還在延伸,這時,麻山神走到陽伯雍跟前,把石子交給陽伯雍,讓他攥好,麻山神兩只手握住陽伯雍抓著石子的手交待道:“明年農厲二月初二用溫水浸泡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撈出,三月廿一天會降雨,雨后播下,細心照料,八月十五就可以收獲碧玉一對,日后必有大用啊。”

這一番交待,說的陽伯雍更加摸不著頭腦了,還以為麻山神人在和他說笑話呢,他愣愣的看著神人,這時土地山神又說話了:

“過來,小伙子,他給你石子,我也給你點東西,”

陽伯雍更加迷惑了,心想,一個窮老頭,都這個年齡了,哪有什么東西給我呀,忙說:“大叔,你……”

土地神說道:“沒啥說的,我這啊有一把米呀,給你吧,你把它放在缸里吧,接濟過往行人。”

陽伯雍接過了土地神的一把米,心想,就這一把米我怎么救濟窮人哪?陽伯雍愣愣的看著這把米,這時土地神過來,告訴陽伯雍:“陽伯雍,你把米放在缸里,不要用凈了,你的米就永遠用不完啊!”

陽伯雍真的是傻了,一把米怎么會用不完呢?正在發愣,這時麻山神說話了:“快放進去吧!”

陽伯雍這時才試探著把小米放進一個空空的缸里面,隨后,麻山神人用破沿涼帽蓋上缸,過一小會兒,喊陽伯雍來看,土地神也催著陽伯雍:“你去看看吧,”

陽伯雍拿下涼帽,果然是滿滿的一缸小米,陽伯雍好不高興,說道:“大伯、大叔,你們二位就多住幾日吧,我們都有飯吃了!”

二位神人相對暗笑,陽伯雍很是感激,忙說道:“陽伯雍給您磕頭了!”

說著就下跪磕頭扣謝二位老人,陽伯雍實實在在的磕了三個響頭啊,都是帶響的頭啊!可抬頭時卻不見了二位老人蹤影,鎮靜了一下,自言自語道:“人呢?難道是神仙!來年我要好好的把石子種下,熬粥煮飯,救濟更多的窮人,”想到此,陽伯雍又向北磕了三個響頭。

翌年農歷二月初二,是龍抬頭的日子。

早晨,陽伯雍端出一笸籮熱氣騰騰的金黃色窩頭,放在原來舍粥的缸上,大聲喊道:“鄉親們,二月二,龍抬頭,大伙都來吃龍蛋啦。”

陸續有人走過來,有個人往懷里揣了一個,手里還拿一個就往家走,也有人拿起就吃的,大部分人都是找個地方坐下慢慢的吃起來。今天是什么日子,陽伯雍沒有忘記老伯臨走時留給他的話,待人們走后陽伯雍轉身回到屋里,隨后拿著大碗出來,將石子放在碗里,加滿水,又轉身放回屋內,對著盛有石子的大碗拜了三拜,陽伯雍收拾一下鍋碗瓢盆,和往常一樣,干著每天重復的活計,邊干邊想:四十九天之后,就是農歷三月廿一了,不知老伯說的是真是假,四十九天能不能把石子泡出芽來?陽伯雍想著,越想越納悶,咳,不去想了,既然老伯給了我石子,我就按照他說的去做吧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陽伯雍每天都要換水,恐怕把石子泡臭了,每天都看上幾遍,盼望著石子出芽,日子過得還算快,四十九天一晃就熬過去了,到了三月二十一,這一天大起早就下起了小雨,一個時辰后雨過天晴,陽伯雍從毛草屋出來,看看天又遠望群山自言自語道:好雨呀!春雨貴如油!說完后,轉身回屋,取出了他那只泡石子的大碗,再看看石子,還是原來的模樣,沒有一點要出芽的跡象,但是陽伯雍一點也沒有遲疑,扛著鎬,端著盛有石子的大碗,帶著喝水的葫蘆戴上涼帽,帶著他的夢想和憧憬向麻山走去,山路崎嶇,陽伯雍一路向前,恐怕誤了時辰,走了一會兒,來到了麻山頂上,這是一片一畝多一點的田地,土地平坦,土質肥沃,陽伯雍將石子和其它物品放在了地頭,拿起大鎬開始刨地,邊擦汗邊向遠山望去,一片生機盎然,一會兒的功夫刨了一大片,用釘爬平整好后,用鎬刨出一道溝,抬頭看看太陽,正午時分,然后端起盛有石子的大碗,光著腳開始了不知禍福也不知命運的播種,陽伯雍細心的種下去,種下一粒石子,他就用腳踩一下,種完后將土回填,平整好,這時陽伯雍感覺有些口渴了,坐在了地頭拿起了盛水葫蘆喝了幾口,用涼帽扇了扇汗水,好像輕松了很多,他站起來,穿上了他那雙鞋幫和鞋底即將分離的鞋,倒背著手在種好的石子畦上踩實,看著他那悠然的樣子,好像石子就要出來了似的,心里充滿了喜悅和希望,踩完后左看右看,橫看豎看,真的有些不想離開的意思,在這一畝多地的山頭上足足看了有兩個時辰,這時才意識到天快黑了,才收拾一下家具準備下山,下山前又回頭再看看這塊土地,這才依依不舍地走下了山。

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陽伯雍除了每天早晨做粥給窮人吃就是下地看護他的一畝多地,日復一日,從不間斷,這一天陽伯雍扛著鋤頭,提著盛水葫蘆又上山了,到達了地頭后沿著地塊四周倒背著手轉,時而蹲下拔一下草,時而仰望天空,天氣太干旱了,陽伯雍就這樣,蹲下站起不斷的查看,其它作物的苗子稀稀拉拉的已經長出來了,只有石子還沒有出苗。

陽伯雍就這樣耐心的查看了大約有一個多月時間。

這天他又來到了田地查看。這天天氣太熱了,天上沒有云彩,陽伯雍大聲嚷道:“老天啊,下一點雨吧,讓我的石子發芽吧!”

陽伯雍邊說邊向北方磕頭,果不其然,天空立刻被烏云籠罩,忽然,一聲霹靂振動大地,頓時傾盆大雨,把陽伯雍淋的和落湯雞沒什么兩樣,全身都濕透了,陽伯雍吧唧著嘴在品嘗甘露的滋味,口中念叨:“及時雨、好雨!”

過了一會兒,天氣放晴,陽伯雍非常高興,便蹲下來查看他的田塊,忽然,他好像看見了石子的小苗,揉了揉眼睛,仔細看,啊!是苗,石子出苗了!陽伯雍興奮極了,只見他的石子長出的四不像的小苗綠綠蔥蔥,葉片上的水滴晶瑩剔透,好像在向陽伯雍微笑,陽伯雍向小苗點點頭,自言自語道:“你真的出來了!”

這時小苗葉片上的水滴滴落,小苗也向陽伯雍點了點頭,好像在說:“久違了陽伯雍!”

這真是一場神秘的人與神的邂逅!非常耐人尋味,陽伯雍很是高興,小苗夾在其它作物中間,一振風來,把小苗吹的來回搖擺,很是好看,下午時分,陽伯雍戀戀不舍且興致勃勃的回了家。

陽伯雍每天都按時的來到麻山頂上,就像看孩子一樣守護著這塊田地,隨著氣候的更替,眼看秋天到了,陽伯雍辛勤的汗水,終于快要到了收獲的季節。

這塊山頂上的田地,很少有人來,陽伯雍沒有告訴任何人這個天大的秘密。又過了一段時間,到了立秋節氣,大田作物到了成熟的時節,遠遠看去,玉米、谷子,還有石子苗混在一塊田地里,茁壯而有生機。

秋天真的到了,人們開始收獲著自己田地里的莊稼,陽伯雍坐在自家田地頭上,玉米、谷子已經成熟,只有石子苗還郁郁蔥蔥,陽伯雍先擗玉米,再割谷子,忙活到了下半晌就去看他的石子苗,只見石子苗打蔫了,收獲的季節應該到了,陽伯雍不眨眼的盯著,然后把蔫苗拔下,看了看根什么也沒有,然后就用手去扒土,扒了半尺左右,他看見了一顆溫潤透明的石頭,陽伯雍這時瞪大眼睛,仔細的看,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難道這是神人的法術還是真的種的石子長出了玉石?真的不相信這是真的,陽伯雍緩了緩神,又去扒另外一棵,也是一樣的,陽伯雍把兩顆水盈盈的玉石捧在手上,睜大眼睛對著西斜的陽光照射,只見碧玉晶瑩剔透發出閃閃的光芒,兩只碧玉相撞發出清粹的響聲,陽伯雍非常高興,揣在懷里,向北磕頭而后興高采烈的下山回家了。

陽伯雍真的在這塊土地上種石得玉了!

夕陽西斜,遠遠望去,留下的是陽伯雍健壯而憨厚的身影。

話說陽伯雍收獲了玉石寶貝,心情大悅,在收拾完家務后來到麻山寺,準備上香拜佛,他大步流星來到大殿,上去便拜,來時心情激動,但跪在佛像下還是非常虔誠的,他拜完還未起身,傍邊一女子也在拜佛,偏視了一下陽伯雍,陽伯雍也轉過頭,看了一眼那女子,那女子正是徐麗媛,二人瞬間四目相對,有點含情脈脈,陽伯雍便先搭話:“徐小姐,怎么一個人?”

徐麗媛看了一眼陽伯雍,微笑著說道:“陽公子也是一個人呢!”

陽伯雍以為徐麗媛不會理他,突然回了他的問話,陽伯雍實在感到全身都舒服,忙著應道:“噢,噢,正是,就我自己。”

陽伯雍就是單身,可不就自己一個人。說完之后陽伯雍退出大殿,徐麗媛繼續扣拜。

陽伯雍出了大殿,徐麗媛的丫鬟走過來道:“陽公子,過來。”

陽伯雍也沒有任何思想準備,只好應到:“妹妹可有事?”

“陽公子,我家小姐是金銀財寶她不貪,紈绔子弟她不愛,就愛勤勞善良的好小伙兒!”

陽伯雍蒙了,這是怎么回事?其實啊,在陽伯雍和他嫂子去徐員外家提親的時候,雖然被轟了出來,可是,徐員外是什么人啊,暗地里派人早已調查了解他了,不為別的,為了安全也得調查一番不是,陽伯雍的為人和善良都被徐員外了解的一清二楚,回家后和夫人做了交流和溝通,徐麗媛能不知道嗎,她對陽伯雍也早有了好感,主人和丫鬟之間也是無話不說呀,所以,今天還真的碰見了,這樣的事只有丫鬟來說了。

陽伯雍也聽出點門道來了,忙說:“妹妹,你可不知,我與家嫂去過府上,被人家哄了出來,”

另外一個丫鬟上前道:“陽公子,你可不知,我家小姐非你不嫁,我家老爺也拿她沒辦法!”

兩個丫鬟你一言我一語,說的陽伯雍好不尷尬呀,怎么這么突然的說起婚姻大事來了,這么一說陽伯雍還真的有點招架不了,丫鬟還是接著說道:“你就和你家嫂子再去一趟吧,小姐等你呢,”

陽伯雍瞪大眼睛,認真的問道:“是真的嗎?”

“是真的,”

“謝謝小姐真心等待!”

陽伯雍高高興興的走出了廟門,一溜小跑的回了家,那個興奮勁兒就別提有高興了。

陽伯雍回到家里坐在了門檻上,回味著寺廟里遇到的情景,可以說是心里樂開了花,暗笑突然停止,心想,事不宜遲,夜長夢多,不管是真是假,明天都要去一趟,這樣想著,起身準備明早的粥,完事就去右北平,因為心里有底呀!

次日,晨霧蒙蒙,陽伯雍就做好了粥,過了一會,陸續有人來喝粥,等喝粥的人都走了,已是艷陽高照,嫂子也應約在此等候,陽伯雍收拾完就和嫂子走出家門,說時遲那時快,陽伯雍與嫂子王氏已來到了右北平徐府門前,王氏有些心里沒底,便問道:“我說大兄弟,我們倆上次差點被狗給咬了,今天你怎么來了精氣神了?”

“ 大嫂,還得你多多美言,我要娶徐小姐啊!”

“那天,人家不是說咱,說咱啥來這?”

嫂子拍拍腦門想起來了:“哦,癡心妄想!哎,你還癡心妄想呢?”

陽伯雍急忙解釋道:“徐員外是說話算數的,我一定要把徐小姐娶回家!”

“哎呀,你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,那就再試試吧!”

王氏開始敲門,更夫出來,勵聲說道:“又是你們倆,膽子不小!找死了?”

陽伯雍上前搭話:“老伯,還請你老多多關照!”

嫂子王氏也上前說道:

“老大爺,既然我們敢來就不怕死,還是通秉一下老員外吧!”

陽伯雍也附和著道:“是的,還請通秉一下員外吧!”

更夫很不耐煩的說道:“等著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更夫說著轉身回府了,將門咣當一聲關上,王氏在門外說道:

“大兄弟,我看沒什么好等的,”

“ 嫂子,要是害怕你就回去吧!我在這兒等,”

“咳,真是癡心妄想!”

說話間,大門打開,更夫說道:“ 我家員外看在你人好、心眼好,就不放狗咬你啦,回去吧!老爺說了,沒有碧玉,休想娶我家小姐!”

說著咣當一聲,大門又關上了,這時,陽伯雍高聲說道:“大伯,開門,我有!我有!”

大嫂王氏驚詫的看看他,自言自語說道:這個大兄弟,是想媳婦想瘋了!便說:“大兄弟,你有什么呀?”

陽伯雍看看家嫂,偷偷的說:“我有玉!”

家嫂說:“大兄弟,要啥有啥呀?不要命了!”

陽伯雍哪里顧得嫂子說什么,繼續喊道:“開門,我要見員外!”

門開了,更夫出來嚴勵說道:“我看你是個瘋子,你要有碧玉,我天天給你牽馬墜鐙!”

正說話間,徐員外出來了,徐員外對著更夫說道:“干什么呢,大吵大鬧的,”

徐員外走過來,看著陽伯雍問道:“你叫陽伯雍?”

陽伯雍見到徐員外,畢恭畢敬的答道:“是的,我是陽伯雍,”

這徐員外對陽伯雍早已做好了調查,對陽伯雍已有好感,但苦于陽伯雍太窮了,也不能把千金嫁給一個窮小子啊!便對陽伯雍說:“ 聽說你心的善良,救苦救難,是個好人,我女兒也喜歡這樣的人,可是我說過話不能食言,那樣,也對不住我的女兒呀,你還是回去吧。”

能見到徐員外已是不容易的事了,三言兩語怎么能打發陽伯雍回去呢,原來你說娶你的女兒得有碧玉,現在我有了碧玉,看你還怎么說,事已至此,陽伯雍也豁出去了,直述表白:“員外大人,我心中早已有了小姐,”

陽伯雍雙手抱拳,單腿跪地,面對徐員外道:“員外大人,你請出小姐,如果她識我,那婚姻有緣,如若不識,我便轉頭而回。”

徐員外笑了笑:

“真是笑話,徐家大門是你隨意來去的嗎?來人,”

徐員外的意思是來人,把他轟走,這時家丁來了,說道:“老爺,小姐請您呢!”

徐員外對更夫故意大聲說:“看好他,別讓他跑了。”也是在有意嚇唬嚇唬這二位。

更夫忙道:“是,老爺。”

陽伯雍與家嫂王氏被撂在了大門外,陽伯雍看大嫂很為難,王氏自覺沒趣,勸陽伯雍說道:“ 兄弟,趁機走吧!是兇是吉我還一窩八口呢!”

陽伯雍也是看大嫂有些不耐煩了,便道:“嫂子,你先回吧,”

“ 那你怎么辦?”

陽伯雍答道:“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,我認命啦!”

“ 那我就先走了,你多加小心啊!”

“ 大嫂,放心吧!我的為人你是知道的。”

王氏欲走,又看看更夫,更夫瞰了她一眼,家嫂就這樣跑回來家。

過了一會兒,丫鬟到門前對更夫說:“ 員外老爺看在小姐面上,讓他進去!”

更夫看看丫鬟,對陽伯雍說道:“你小子還有點福氣,進去吧!”

陽伯雍心中大悅,說道:“ 謝員外,謝小姐!”

陽伯雍隨丫鬟走進大門,直奔正房中堂大廳,員外、太太坐在八仙桌兩側,小姐徐麗媛坐在母親一側,丫鬟在其兩邊站立,陽伯雍進堂下跪,道:“ 無終人士陽伯雍扣見員外大人、員外夫人,給徐小姐請安!”

員外夫人搶先問道:“ 你是無終人士?”

陽伯雍規規矩矩答道:“正是,小人祖籍洛陽,逃荒到無終,父母雙亡,葬于無終麻山腳下,并在此定居。”

員外開始問話:“聽十里八村的人講,你為過往行人修履贈粥可有此事?”

“ 回員外,小人在麻山腳下守孝多年,種得一手好田地,看到南來北往逃荒之人多饑餓而死,于心不忍,便舍自家糧食做粥供難人解饑,偶有鞋履破綻縫縫補補而已。”

員外老夫人說道:“看來,你是行善之人,孝道之子啊!”

陽伯雍謙虛道:  “小人不敢當!”

員外夫人繼續問道:“你到我家來,是來求親的?”

“ 回夫人,小姐芳名早有耳聞,麻山寺上香相識,從此,小姐便占居我的心靈,我雖人窮但志長,靠我辛勤勞作會讓小姐過上安康之日,請二位大人承全我吧!”

員外說道:“慢!我說話是算數的,你說喜歡我的女兒,我女兒喜歡不喜歡你先放在一邊,我是有言在先的。”

員外夫人覺得應該讓閨女說句話了,便道:“ 她爹,讓女兒說句話吧!”

員外怒道:“她說什么,我做主!我說過,沒有碧玉做聘禮,我是不會把女兒嫁給他的!”

女兒徐麗媛在一旁說道:“爹!”

“ 不行”

徐麗媛難過的說道:“爹,難道我就值一對碧玉不成?”

員外轉過臉來對徐麗媛說道:“閨女呀,我徐家的女兒,百里挑一,萬人矚目,上至皇戚,下至高官,千人求,萬人提,沒有誠心誠意之人難得我的女兒呀。”

徐麗媛回道:“爹爹,我看陽公子心的善良真誠,他的心比碧玉更純,他的意志比玉石更堅,他是個難得的好人啊!”

員外說道: “住口,大家閨秀,哪有自己選婿之理!”

徐麗媛感覺挺委屈,貼在了媽媽的肩上道:“娘,”

員外夫人說道:“她爹,我看這孩子不錯,麗媛心里早已有了他,”

員外夫人還沒說完,員外就說道:“不行!”

陽伯雍感覺事情嚴重,忙磕頭作揖,說道:“員外大人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你不是拿女兒換碧玉,我也不是拿碧玉換媳婦,只是小姐冰清玉潔,凈如白玉,但自己在小姐面前又覺慚愧,但我能養家糊口,能讓小姐過上好日子的!”

說著,陽伯雍從包裹里拿出一對碧玉,這對碧玉潔白無暇,閃閃發光,員外、夫人及其它人都看得發呆,只有小姐徐麗媛沒有正面看玉石,徐員外瞪大眼睛仔細查看,其它人在旁唏噓叫好,陽伯雍繼續說道:“員外大人,我的聘禮就是一對碧玉!”

員外轉身問道:“ 你是哪里弄來的?”

陽伯雍忙回道:“是我自己種的,”

員外和夫人都很詫異,徐員外問道:“什么?自己種的?”

陽伯雍說道:“是的,在我無終麻山頂上種的石子長出的就是碧玉呀!”

員外及夫人都說新鮮,沒聽說過,種石得玉?突然員外問:“這不是假的吧!”

陽伯雍解釋道:“請員外大人隨便查驗,如有瑕疵,以命相抵。”

員外接過碧玉,交給仆人,說道:“拿去查驗!”

仆人拿著碧玉去了耳房檢測,真假先不說,員外倒是來了興趣,和陽伯雍攀談起來,“你是怎么種的?”

陽伯雍說道:“說來話長啊,”

還沒等陽伯雍往下說,仆人便急急忙忙過來,向員外報告:“報員外老爺,此為極品碧玉!”

員外也很驚喜,說道:“好!我說話算數,那你就是我的乘龍快婿,擇其吉日,為我女兒完婚!”

眾仆人等:“是!”

陽伯雍雙手作揖:“謝員外!謝夫人!”

陽伯雍與徐麗媛二人相視,嘴角露出了微笑,其他人等各自散去,徐員外把陽伯雍請進了內屋,談起了種石得玉的經過,屋里,不時傳來員外老爺爽朗的笑聲。

公元696年,也就是武則天萬歲通天元年,當朝皇帝武則天聞知無終人士陽伯雍修好積德,助人行善,感天動地,在神仙的幫助下,種石得玉,武則天也覺得天下太平,善人輩出,心里也是很欣慰,又聞,因種石得玉,喜結百載良緣,整個事件對于武則天來說也感覺有些蹊蹺,不妨安排人手做一下調查,于是,她便有了召見種玉之人陽伯雍的想法,并安排了得力之人進入幽州無終尋找陽伯雍。

一日,朝庭上,武則天端坐在龍椅之上,文武大臣各站兩邊。

武則天開始吩咐工作了,說道:“魏愛卿,無終種玉之人可有音信?” 

魏元中答道:“無終種玉之人已找到,在宮外候旨。”

“ 傳他進殿!”

魏元中說聲:“是!”

便大聲說道:“傳無終人士陽伯雍進殿!”

宮中傳御令就像山里的回音,一遍一遍的喊道:“無終人士陽伯雍進殿!”

一直傳到大殿門外,陽伯雍急步進殿,來到當朝皇上面前,陽伯雍做夢都沒有想過呀,這是觸犯了哪家的王法了,朝廷也沒有人和陽伯雍說呀,自從把他帶到朝廷就吃不好睡不著,上火呀,不管怎樣,硬著頭皮進殿,陽伯雍進殿見到皇上立即下跪磕頭,忙說道:“無終人士陽伯雍扣見吾皇萬歲、萬歲、萬萬歲!”

“ 平身,”

“謝皇上!”

武則天這時開始詢問陽伯雍了:“聽說你行善積德,種石得玉,還娶了天仙美女,可有此事?”

陽伯雍心想,就這個事啊,你派人把碧玉拿來不就完事了嗎,干嘛把我大老遠的弄過來呀,別多想,趕緊回皇上的話:“回皇上,是有此事!”

“ 你的碧玉是怎么來的?”

“ 是我種出來的!”

武則天一聽大怒,說道:“什么?有種瓜的、有種豆的,沒聽說有種玉的。”

陽伯雍見皇上發怒很是害怕,又跪下磕頭道:“皇上,小人不敢撒謊!”

皇上怒道:“說!是你種的,那種子是哪里來的?何年何月在什么地方種的?”

陽伯雍心想,這得好好說呀,說不好就得掉腦袋呀,于是陽伯雍定了定神,咽了一口唾液慢慢的說道:“皇上,小人不敢撒謊,真的是小人種的;”

陽伯雍慢慢的把種石得玉之事道來,武則天也聽得認真,各位大臣也把耳朵豎起來了聽著陽伯雍敘述:“皇上,小人陽伯雍,祖籍洛陽,十多年前帶父母逃避戰亂和饑荒,一路來到無終,因父母年事已高,到達無終既無再走之力,只好留下來安居,不久父母便離我而去,于是將父母葬于麻山腳下,小人在此守孝,以種地為生,看見逃荒的窮人太多,我便舍粥救濟窮人,有一神仙在我這里喝粥數日,臨走之日,給了我一把石子,”

說道這里,君臣都聽得入迷了,這時武則天插話說道:“你就種下了?”

“回皇上,那神仙告訴我二月初二浸泡,三月廿一播種,八月十五收獲。”

“那后來呢?”

“這事我也感到蹊蹺,神仙給我石子后,我磕頭致謝后抬頭時就不見了,這時我才知道是神不是凡人,播種時天氣大旱,我磕頭禱告后就下雨了,沒有出苗時我仍禱告磕頭,大雨即刻降臨而且石子馬上長出苗來了,小人真的是不得而知。”

武則天說道:“你說的都是真的嗎?”

“小人的話句句屬實,請皇上明察!”

說到此時武則天喝道:“來人,”

一大臣上前雙手抱拳道:“臣在,”

“ 麻山神人找到了沒有?”

“麻山神人已到,”

“宣他進殿,”

“ 是,”

大臣們聽得入神入化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不一會,外面傳令兵喊道:“麻山神人到!”

麻山神人手持白色馬尾蠅甩,白發長須長眉,面色紅潤,神采奕奕,真是鶴發童顏呢,他健步走上殿來,見皇上武則天端坐于龍椅之上,麻山神人抱拳拜謁,說道:“小神扣見皇上,”

皇上說:“免禮!”

麻山神人進一步問道:“皇上招見小神有何吩咐?”

武則天手指陽伯雍說道:“你可認識這位無終人士?”

麻山神當然認得,這一切都是麻山神的安排,但是,麻山神是不能泄露天機的,便答道:“小神認得!”

“ 陽伯雍種石得玉,那石子可是你送與他的?”

“哦, 小神看這無終人士做人誠實,心地善良,救苦救難,是當今皇上的洪恩啊!”

“ 你如實說給朕聽聽,”

“是!皇上。小神乃麻山一帶供事,眾神稱我為麻山神,前幾年大旱,小神仙游巡查,見麻山腳下有一舍粥之人,救濟南來北往逃荒之人,小神便試探真假,果然善心真誠,無他所求,只為救苦難之人,小神便與土地神分別贈與斗米與玉籽,斗米可救逃荒人之命,石籽可種石得玉,意在告誡天下之人,善良、真誠必有好報。以上小神所述句句為實,也為大唐有這樣的良民而高興啊!”

皇上說道:“是啊,可無終的土地能生長玉石嗎?”

“ 回秉皇上,小神與土地查看,無終乃人杰地靈之寶地,且麻山頂上有平坦田園可種,于小神看,無終乃我大唐風水之吉祥之地也。”

“ 聽說他還娶了個美若天仙的妻子?”

“ 是的,妻子是右北平徐員外的女兒徐麗媛,”

“ 好啊!真是一出天地神共唱的好戲呀!”

“皇上,如今我大唐盛世太平,人才輩出,是皇上的洪恩啊!”

武則天聽了麻山神這段陳述,也頗為感動,但她并沒有做出結論,而是發出下一道旨:“魏愛卿,你安排人馬,一個月內,查清此事,而后再議!”

“是!”

“退朝!”

左右呼喊“退朝!”

武則天安排魏中元去調查陽伯雍種石得玉一事,魏中元心想,當事人都已到案,我怎么查呢,思來想去,也沒有什么頭緒,那也不能抗旨啊,便帶領一隊人馬在陽伯雍的帶領下奔赴了右北平東幽州的無終,路途遙遠,一路辛苦不必多說,不多日便到達了無終,無終人沒有人知道陽伯雍種石得玉的事情啊,找別人調查也無濟于事,于是,魏中元便指示陽伯雍直接去種玉的地方,陽伯雍一直把朝廷的人馬帶到了麻山頂上。

天氣還算熱,到達了麻山頂上,人們都喘著氣,享受著山頂上涼風的洗禮,稍息片刻,陽伯雍來到魏中元跟前道:“魏大人,這片土地便是小人種石得玉之田,”

陽伯雍手指山頂上那一小片一畝左右的方田,魏中元及隨從都來到陽伯雍跟前,觀看那一片土地,覺得不可思議,面面相覷,但陽伯雍就是在這塊土地上種出了玉石呀,魏中元也沒什么可查的,皇上連神仙都問過了,你查什么呀,便命令隨從挖地,看看土層里有什么奧妙沒有,隨從們吃力的挖著,只見土層深厚,土質肥沃,并無其它任何東西,魏中元看了看,命令隨從說道:“你們幾個去山上找幾個石柱,你們幾個去找石刻家具,明天在這塊土地四周立上石樁我們就返回朝廷!”

幾個隨從說了聲:“是!”便各自去執行任務。

第二天,陽伯雍種石得玉的地塊四角分別都栽上了石樁,石樁上都刻上了“玉田”兩個字,意思是這塊土地是種石得玉之田,不容踐踏和毀壞,然后,魏中元帶著大隊人馬回朝復命。

魏中元帶著大隊人馬一路返回朝廷,向皇上稟報赴無終之事,朝廷上魏中元稟報:“皇上,臣此次赴無終查看了陽伯雍種玉之田,此田位于無終北麻山之頂,田園方正,一畝有余,土層深厚而肥沃,與麻山神人所說無異!”

皇上聽的認真,并追問道:“你此去沒有做些標識嗎?”

“回皇上,臣做了,在這一畝田園的四個角分別栽上了四個石樁,上刻“玉田”兩個字,以做警示。”

“愛卿,你做的很好!”武則天聽完魏中元的稟報甚是高興,馬上命道:“敕旨!”

“是!”

武則天親口諭旨,不大功夫敕旨擬好,尚書令便令各大臣及無終人士陽伯雍聽旨,便大聲宣讀敕旨:

“門下:

幽州無終人士陽伯雍救貧民于苦難之中,心誠善良,感動上蒼,種石得玉,實乃我大唐之幸,特賞良田15頃、農畜20頭、綾羅綢緞30匹、賜莊園一處!由本年號始,修改無終為玉田!

通天元年”

陽伯雍及各大臣一同高呼:“謝皇上!”

武則天為了彰顯仁慈與善良并傳承后人,將無終改為“玉田”,并通告了天下。

無終這個古老的城門樓子上換了招牌,嶄新而富有生命力的兩個大字——“玉田”代替了經歷風風雨雨的“無終”。玉田的人民也如新生,繼承和發揚了無終古國的優良品德和傳統,用他們的雙手描繪著玉田美好的藍圖,建設著文明和諧的玉田!

陽伯雍的故事感染著一代又一代,激勵著玉田人民不懈的努力和奮斗;明朝萬歷二十八年(1600年)也就是陽伯雍種石得玉之后的904年,玉田知縣徐德昌為紀念這位古人在麻山頂上立了“古人種玉處”這塊豐碑,又經過了一百多年的蒼桑,原碑毀壞后,乾隆三年(1738年)玉田知縣魏德茂重立此碑,280多年來,種石得玉這塊豐碑一直矗立在麻山頂上,它見證了玉田的貧窮、落后、成長、發展、富裕、繁榮與和諧,玉田這塊古老文明、誠實而善良的風水寶地將煥發出新的生機與活力,將成為冀東大地上的一顆璀燦明珠。

后記:不是神的傳說,是真誠感天動地,不是世間無情,是善良讓你成功,人間真善美,神仙也動容,救苦還救難,萬世留美名!

注:本文為故事,可能有諸多問題,僅供休閑閱讀。


評論加載中。。。
  • 驗證碼:

>> 相關文章

   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视频